“这个娃儿,一个家人都没来看过他。”昨天,因为偷盗,17岁的陈强(化名)已在九龙坡区看守所呆了一个星期,除了在万盛的父亲与民警通过一次电话,再也无人过问他。

  年纪轻轻成为大盗

  “在网吧丢失财物者,请与劳动村派出所联系。”昨天中午,杨家坪3℃网吧门口,劳动村派出所民警正在张贴告示:一名常年在网吧偷盗的17岁青年被抓获,警方希望找到失主。被抓青年就是陈强。

  16日上午,陈强一脸疲惫地走出石坪桥中天网吧大门,被守候在外的民警带走。民警在他身上搜出两部偷来的手机。陈强只是看看,没有反抗,也没有吱声。在派出所,陈强交代:一年内,他在网吧实施盗窃至少55起。

  深夜上网专偷手机

  陈强是万盛区人。去年2月,他独自来到主城,闲逛到深夜后,他进了一家网吧。半夜,不少上网者趴在电脑桌上小睡,陈强便趁机盗走一部手机,第二天以低价卖出。

  从此,含谷、白市驿、陈家桥……一年来,陈强几乎“光顾”过大半个重庆主城。困了就在网吧睡,钱用后,就在网吧偷手机。偶尔,他也会回到万盛,看看母亲。

  父母离异童年不幸

  陈强的童年十分不幸。父母离异,他跟母亲住在一起,但母亲没有工作,家庭困难,很少关心他。父亲在外打工,常年见不着人。小学5年级,邻居小孩都背着书包去学校,陈强却把书包背回家——他辍学了。“父母也不管我,我无所谓。”13岁那年,无所事事的陈强,开始闯荡“江湖”,四处偷盗。

  来重庆主城前,陈强因偷盗被万盛区警方多次抓获。由于他年龄小,警方只能口头警告。每次放回家,母亲也从不过问他为何会去偷。

  被抓之后无人管他

  陈强被抓后,警方通知过他父母。一个星期了,没人前来看望,只有他父亲打过一次电话。父亲只知道儿子的小名,“全名确实记不起了。”陈强父亲匆匆挂掉电话:“懒得管他。”此后,再无人过问陈强。

  昨天,记者联系到陈强母亲所在的万盛区万盛街道砚石台社区的刘书记。刘书记介绍,陈强父母已离异十多年,“娃儿长期在外晃,总是一个人,没有朋友,从没看见他笑过。他又没有本事,父母也不给钱,不偷能干啥子”刘书记深叹一口气说:“估计陈强的母亲不会去看他——对孩子,她总说‘我才不管。’”(黄河)

  由于陈强在看守所,记者没有采访到他本人。小小的年龄,一年偷了55次,让人咂舌。这个年龄的孩子,应该在课堂上接受知识熏陶,和同学们有说有笑,和父母一起在家吃晚饭,但陈强却在闯着自己的“江湖”。母亲说“我才不管”,父亲连他名字也说不全……陈强的未来在哪里